驯美记 第五章:偷袭不成反被草
作者:千鹤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01-08
    徐敬尧被奴仆扶下台,面对观战者的奚落和嘲笑,他愤怒得脸都扭曲变形。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自己中毒,更知道这一定是云鹤下的毒,也知道这毒与无戒和尚脱不开关系。新找来的医士检查后证实了他的猜想,又喂他一粒灵药压制毒性,再给他渡灵解毒。

    徐敬尧怒火攻心,眼神阴骘地锁定着那个贱奴。

    这时,徐如萱却跑过来朝徐敬尧表示感激,她并不知道云鹤在银针上抹了龙血藤的毒,还天真地以为大哥是为了帮她而故意放水。

    “谢谢敬尧哥哥,我就知道你会帮我的!如萱感激不尽!你能不能把火玉伞还给我了?”

    徐如萱水灵灵的大眼睛直盯着徐敬尧,干净得一尘不染,浑然忘了之前徐敬尧对她的百般戏辱刁难。

    但这些感激之言,对徐敬尧来说,却如一记记响亮的耳光,反复抽打着他英俊的脸庞。在他看来,这是赤果果的羞辱,是得了便宜还卖乖,先用银针下毒偷袭,最后还来“感激”?

    简直欺人太甚!

    但,徐敬尧却黑着脸,让人去取火玉伞来还给徐如萱。

    徐如萱激动得再次落泪,又对正接受治疗的徐敬尧嘘寒问暖。至今,她也不知徐敬尧是中毒,只以为是银针侵入了他的穴位,需要医者渡灵修复。

    云鹤却暗暗警惕,徐敬尧居然没有报复?还肯轻易还回火玉伞?

    这不科学?

    很快火玉伞被取来,那是一把以火锦做面赤玉为骨制成的伞,这伞当然不是普通雨伞,而是一把通体燃烧着火焰的奇异灵器。

    “你赢得第三名,火玉伞便会如约给你。”徐敬尧亲手将其交到了徐如萱的手里。

    徐如萱千恩万谢接过,脸色却突然变得很难看。

    因为,她根本打不开火玉伞!

    原来在伞柄之上,刻着一层闪着诡异光芒的灵印,那是——封刀印。

    所谓封刀印,源自千年前一位高手退隐江湖时,让强大印师用灵印封锁宝刀,以此明志。而后,封刀印被广泛运用在一些高级武器上,以确保武器不会被旁人所用。每个封刀印各不相同,解除办法也千奇百怪。

    若强行破除,只会损害武器。

    “如风哥哥,可否把火玉伞的封刀印解法告知与我?”

    徐如萱哀求道。

    “哼!火玉伞已经归还,我就算兑现了诺言。至于封刀印解法?那可不在当初的约定之列!”

    徐敬尧体内毒素被清除干净,他站了起来,冷笑道。

    云鹤这才发现徐如萱虽拿到火玉伞,但跟没拿回来也没啥区别。这帮家伙套路不是一般的深啊,天真得幼稚的徐如萱,哪里是他们的对手?

    徐如萱眼圈再次红了,怯怯问道:“如风哥哥要如何,才肯把封刀印解法给我?”

    云鹤听她说出如此愚蠢的话,就忍不住想大耳刮子抽她。

    徐敬尧狞笑起来,指着一旁的云鹤道:“让我杀了那个药奴,然后再谈条件。”

    云鹤瞬间就草泥马了。

    徐如萱大惊,连连摇头,惊惧之下竟不再纠缠,拉着云鹤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她虽然重视火玉伞,但经过半年相处,也已待云鹤如亲弟弟一般,况且火玉伞已经拿到,打不打得开又有何关系?

    徐敬尧岂肯罢休?

    若不把暗算他的药奴杀了,今日之败将成为他一生的耻辱。

    此时,徐敬尧体内毒素虽被清除,但修为还未复原,又忌惮徐如萱的银针。于是,徐敬尧从奴仆身上抢来一枚梅花镖,射向云鹤。

    咻——

    在灵力加持下,梅花镖爆射而出,化作一道白芒,直刺云鹤咽喉。

    近在咫尺的徐如萱实力有限,根本来不及阻拦,而毫无修为的云鹤,更是完全没有闪躲之力。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只见一粒念珠飞来,当的一声将梅花镖格开。

    云鹤没有被击中。

    接着,无戒浑圆的身体飘然落在云鹤身前,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这还不算完,对面正狞笑的徐敬尧却突然痛呼一声,捂住了脖颈。

    却是那梅花镖反弹之后劲势更猛,好巧不巧地击中了徐敬尧。鲜红的血液,如同泉涌一般从徐敬尧脖子左侧喷溅而出,顷刻间,徐敬尧的衣衫便被鲜血染红。

    忽而,周遭灵力狂涌,压迫得云鹤几乎喘不过气来,一道道人影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是徐家高手见徐敬尧受伤,纷纷从观战台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共六名武师境界的高手将云鹤等人团团围住,为首的,正是徐敬尧的父亲,徐家家主,五星武师徐震南。另外,还有二星医师修为的四长老,以及其余四名武师境界的长老。

    云鹤神色凝重,再次感觉到了实力的重要,做鱼肉的感觉太糟糕了。

    明明是他被偷袭,幸得无戒和尚出手相助才逃过一命,却被对方高手包围。这就是灵荒世界的规矩——强者为刀俎,弱者是鱼肉。

    无戒和尚却毫不慌张,朝徐震南嬉笑道:“徐老弟不必亲自来道歉,徐公子并未伤到我老师,本秃驴是不会跟他计较的!”

    云鹤气结,人家是来报仇的好吗?

    而一众观战者也是愣住,随后纷纷围拢过来,显然是打算看一场好戏。

    毕竟,徐家族比上,徐家的第一天才被一个修为平平的女人击败本来就足够惊奇,后来竟然偷袭一名奴仆,这更是巨大的丑闻。

    偏偏,这家伙还偷袭不成反被草。

    徐震南一边指挥四长老为爱子紧急治疗,一边怒视无戒和尚:“我徐家好心邀请大师观礼,你为何伤我儿子?当真欺我徐家无人吗?”还未等无戒回应,他又指向云鹤,“先把这个逆奴拿下!”

    无戒和尚拜师后,徐敬尧就把这件事通知了徐家高层,但徐震南却不打算退让。

    徐如萱挺身拦在云鹤身前。

    云鹤心下感激,这女人虽说蠢了点,但待自己是真好。甚至,云鹤好几次得寸进尺触及她隐私地带,她应该感觉到了云鹤的邪念,她都没心生怨恨,反倒还如此护着他,也不枉云鹤此番冒险帮她。

    这半年来,毫无半点修为的云鹤,虽然偶尔过分,却也给予了徐如萱大量帮助,不仅限于医疗方面。这也让徐如萱这个软弱得过分的女子,在内心深处,已经把沉稳智慧的云鹤视为了依靠。从她之前对云鹤的礼遇和关心可以看出,她从未把他当做奴仆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无戒和尚为何要这样,但云鹤清楚这是无戒和尚故意挑起的,似有所图。所以,当两名徐家长老扑过来的时候,云鹤还算淡定。

    嗖——

    又是一枚念珠飞出,击向一名长老,对方慌忙调集灵力格挡,念珠反弹之后,击中旁边毫无防备的另一名长老,最后再反弹飞回无戒和尚手中。

    两名长老虽并未受伤,却不敢再往前,回头看向徐震南。

    无戒简单一招,就让两名攻击云鹤的长老狼狈不堪,可见其武道之精深,对念珠的掌控之纯熟。可他却偏偏笑道:“徐老弟见谅,本秃驴修为有限,武道粗陋,出手难免有失分寸!误伤贵公子……哎呀呀,可真不巧!”

    这更像是说反话,仿佛在挑衅:老子就是故意的,有种来打我呀!

    果然,此话一出,不仅徐家众长老脸色剧变,就连一旁看热闹的徐家子弟们也群情激奋。

    徐震南怒急,刚准备出手,却听四长老在他耳边低语几句,脸上表情变幻不定,良久,却挤出一个僵硬笑容:“原来是误会!在下错怪大师了,震南深感歉意。小儿错手险些误伤这位小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听见徐震南示弱,无比惊诧。

    云鹤也大为错愕。

    无戒和尚却打断道:“不是误伤,是偷袭!无耻而故意的偷袭!”

    徐震南牙关紧咬,腮帮子都爆鼓起来,显然已经怒到极致,却仍然只能忍气吞声道:“是!是偷袭!在下管教无妨,犬子心胸狭窄,还请大师大人不记小人过,请出手为他取出卡在筋脉和气管中间的梅花镖!徐家上下感激不尽!”

    哄的一声,现场炸了锅,这秃驴是当众打脸啊。最关键的是,徐家还是笑着把脸伸过去的!

    无戒和尚口口声声说自己拿捏不当,实际上,却对那反弹的梅花镖掌控精确到了让人毛骨悚然的地步,梅花镖不偏不倚卡在了徐敬尧筋脉和气管的中间。

    寻常医士若要取出,则必须要割断一条筋脉或者气管。

    徐家最高医士是二星医师的四长老,而他却无法治好徐敬尧的伤,所以,徐家只能求教无戒和尚。

    无戒和尚没有回答,而是回头朝云鹤投去一个询问的眼神。

    云鹤点头,他已经知道无戒和尚要做什么了。

    很简单,基于某个云鹤不知道却极重要的原因,无戒和尚这是杀鸡儆猴,再出手治好徐敬尧。胖和尚要让所有人都知道,对付云鹤就要承受他的疯狂报复,他能杀人也能救人,等于变相地给云鹤一个护身符。而云鹤点头,是表示徐敬尧的伤势,他能搞定,可以自己拿到护身符。

    无戒和尚狐疑地看了云鹤一眼,显然有些不信任云鹤。

    但他还是对徐震南道:“你们素手无策,本秃驴也没那本事!不过,我老师有起死回生之术,说不定能帮到贵公子。”

    众人皆是怀疑。

    徐家长老们更觉得形同儿戏,那徐家奴仆何德何能?连四长老和无戒和尚都无法治疗的伤势,他一介药奴,能有把握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