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楚动人:总裁一吻好喜欢 第805章番3;呸呸呸,简单的上药而已
作者:阅落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01-06
    第805章 番3;呸呸呸,简单的上药而已

    柳筱筱这样,她能理解,毕竟她的性格和良知就摆在那里,贪生怕死,爱慕虚荣。

    可是她能?

    “清歌,刚才张强就死在我面前,我眼睁睁的看着他断了气儿,上一秒还是活人,下一秒就死去,我还有妈妈要照顾,她有精神病,你知道的,我不能让自己出现意外。”

    苏安娜压低着声音,胸口上下起伏,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幕,在她心底留下了巨大阴影,真的很可怕,恐怖。

    裴清歌扭过身子,不去看她。

    她不舒服,有一种被背叛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是她最好的朋友,现在这种危急时刻,怎么能因为自己害怕,就逃跑!

    雷靖霆浓眉一拧,深沉而冷稳的声音荡漾开来,“还有谁要走,机会只有这一次,一旦错过,就没有机会再出去,自愿者的意思就是自愿的意思,我从来不强迫别人。”

    于是,又有不少的人举起手。

    “都跟我过来。”

    他长腿迈动,走在前,一群学生,紧跟在后。

    车子已经在等候,雷靖霆一走过去,司机就下来,敬礼,站在月光下,他威严而冷厉,“送他们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是,上校。”

    苏安娜一直在看裴清歌,而自始至终,裴清歌都没有回头看过她。网.136zw.>

    第一次,两人之间闹的不是很愉快。

    紧接着,又投入忙碌之中,搜救存活的人员,搬运食物和医疗用品。

    转眼间,已经一点钟。

    裴清歌累的快要虚脱,坐在椅子上,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裴小姐,请您随我走一趟。”有人进来,是个士兵,穿着军装。

    她怔了一下,起身,跟着走出去。

    前方不远处有帐篷,士兵走进去,她紧跟在身后,是临时搭建的帐篷,里面有床和桌子。

    “这是上校的房间,他让您现在这里休息。”

    裴清歌眨眨眼,其实,他人挺不错的,这些细节还能注意到。

    正说着,雷靖霆走进来。

    士兵退出去。

    “小叔。”裴清歌轻叫了一声,“我觉得我不能搞特殊化,所以在这里我还是叫你上校,不用睡在这里,我睡和护士姐姐们一起睡就好。”

    雷靖霆抬了眉眼,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小叔……不对,谢谢上校!”

    裴清歌调皮的敬礼,笑眯眯的,眼睛都弯成了月牙儿,脸蛋儿上还有甜甜的酒窝。.136zw.>最新最快更新,提供

    雷靖霆眉眼微动,一向冷硬的心竟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撞了一下,不过仅片刻功夫,便已经收敛,恢复如常,问,“你姓裴,是裴氏的千金?”

    “对啊。”

    裴清歌不知道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还可以,没有公主病。”

    言语间,雷靖霆在床边坐下,脱下军装,即使已经破烂,沾染满灰尘,却还是叠的整整齐齐,然后放在床头。

    裴氏也算是比较大的企业,不过她倒是性格比较好,没有公主病。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,我可没有公主病,小叔,不要小看我,我可是很厉害的。”

    她很得意,眨眨眼睛,歪着头,露出洁白的牙齿,很可爱。

    “这还有待观察,给你几分颜色,就能开染坊?”

    雷靖霆开口,扯动薄唇,末了,拿出一双靴子,递过去,“换上。”

    “军靴,啧啧,好帅!”裴清歌接过,声音异常清脆,“谢谢小叔。”

    摆摆手,雷靖霆让她出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不到六点钟,裴清歌就醒了,没有再睡,立即跑去帮忙。

    路过转角处时,她听到了婴儿的哭声,虽然很微弱,但确确实实在哭。

    来不及想那许多,裴清歌蹲下身子,用双手开始挖,可地上全部都是水泥和钢筋,手掌心都被戳烂。

    一看用手不行,她又从旁边找来铁锹,放在水泥板下面,使出浑身上下的力气,开始向上撬。

    人的毅力有多大,不怕你逼到绝境,你永远都不会知道!

    裴清歌感觉浑身上下都在颤抖,手臂连带着大腿,终于将石头撬起来,下面赫然躺着一个婴儿。

    她小心翼翼抱起,连忙带回医疗室。

    护士为婴儿做了全身检查,得出的结论是很健康,并没有伤到哪里。

    松了口气,裴清歌这才放松,经护士一提醒,才感觉到手掌好疼,原来手心的皮都已经被磨蹭掉,露出鲜红的嫩肉,显然是使力太大。

    “你先等一会儿,我马上给你包扎,有个更加重要的病人送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手疼,忍忍就好。

    这时,雷靖霆走进来,带着下属,是进来拿药品,看到裴清歌,他视线微顿。

    士兵们拿了药品就离开。

    “过来。”雷靖霆对裴清歌招手,示意她坐过来,“伸手。”

    裴清歌乖乖把手伸过去。

    “有点痛,忍着。”雷靖霆视线低垂,给她消毒。

    她耸耸鼻子,正好看到男人英挺的脸庞,犹如雕塑,每一个线条都是经过雕刻,没忍住,惊叫一声,嘴里还倒吸着冷气,“小叔……疼……疼……我不弄了!”

    “现在知道疼,刚才用手的时候,没想过后果?”

    雷靖霆眉梢一挑。

    “刚才情况危急,哪里能想那么多,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我是来这里救援的,又不是来玩耍的。”

    点点头,雷靖霆冷峻的神色柔和了一些,“这话我爱听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嘛,现在,不用上药了,这会儿真疼!”

    “忍着,会留疤。”言语间,又扔给她一条手帕,咬着。

    “我又不靠手吃饭,才没那么矫情,留疤就留疤吧——啊——啊哦——”

    话音还未落,腐蚀感就传来,她疼的嗷嗷叫出声,疼的一直在跺脚,“小叔,不要,小叔,不要了……”

    雷靖霆瞥她一眼,声音听在耳中,痒痒的,他扯动薄唇,“咬牙!不要发出声音!”

    小陈守在外面,摸摸鼻子,声音声声入耳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知道是在上药,听这声音,真会让人误会。

    呸呸呸,就是简单的上药,上校和侄媳妇,瞎想什么呢,如果被上校知道,估计脑袋就快掉了。

    裴清歌都快疼哭了,她宁愿留疤,也不愿意上药,半条命差点都没了,真是要死,好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