硅谷大帝 第三章 离开魔窟
作者:百刹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5-12-28
    亨利在着附近跑遍了,只有长颈鹿这一家出版社,再远,就得搭车去市中心。亨利身无分文,自然去不成。至于投稿,既没邮费,也没复印书稿的钱,亨利在路上一边走,一边苦思冥想。思来想去,最后得出一个结论:那就是先找份工作

    打工挣了钱,然后复印书稿给各大出版社投稿,想必会有眼光不错的出版社对自己的小说青睐有加。

    可是找什么工作呢亨利又烦恼了。亨利下午就在火车站附近游荡,最后还真让他找到了一份工作,一份卖报纸的工作。这是一家伦敦不起眼的小报,名为伦敦娱乐报,每日八卦各种明星的绯闻,销量上千。

    亨利从此忙碌了起来,白天忙完家务,就去卖报,晚上抽空写写小说。自从上次亨利跟罗莎夫人道。

    亨利没有说话,拖着行礼跟在她身后下楼。

    威尔律师早早开车来到彼得家,现在正坐在客厅里喝着咖啡。看到亨利和罗莎下来,威尔站起身,走到亨利身边帮他拿行礼,一边自我介绍道:“你好啊,亨利我是威尔律师你叔叔已将你的抚养权转交给罗杰尼古拉斯先生,今天我就带你去美国”

    “美国”亨利一怔,没想到自己居然被卖的这么远好吧,美国就美国

    亨利不说话,低着头跟着威尔走了。身后,亨利隐约听到彼得夫妇俩得意洋洋的笑声

    美国,旧金山。

    亨利和威尔下了飞机,一辆福特汽车向他们开过来。旋即,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走了出来。老人神情十分激动,看着亨利的目光充满了慈。老人走上前用力的拥抱亨利,双眼竟然泛起泪花。

    “小亨利,我可怜的外孙啊,外公终于见到你了”老人顿时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亨利突然一懵,自己怎么突然间有了一个外公

    就在亨利愣住的时候,老人给他讲了其中缘故。原来,老人还真是亨利亲外公。当年母亲嫁给父亲,老人是极其反对的,甚至于对外宣称要是她敢嫁给亨利的老爸,老人就不认这个女儿。结果,亨利父母结婚后,母亲陪父亲到了英国居住。老人膝下只有这么一个女儿,时间就了,就后悔当初说的话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派人打听他们的消息,居然得到女儿一家遇难的消息。老人白发人送黑发人,悲痛交加,瞬间老了十多岁。而后得知自己的外孙居然寄养在一家极其刻薄而又贪婪的叔叔家里,老人就无时无刻不想着将外孙接到自己身边来住。

    现在,自己终于见到了自己的小外孙,老人一时忍不住,泪流满面

    亨利看着老人鼻涕眼泪的样子,不禁心酸不已。同时,也感觉到老人对他满满的,只觉心窝一暖,自穿越而来,最温暖的一次。亨利抱住老人,安慰道:“外公,别哭啦,妈妈去了,你还有我,我以后会照顾你的”

    老人宽慰的笑了起来,握着亨利的小手:“是的,我还有一个好外孙,上帝还没有抛弃我这个糟老头”

    众人随后上了车,驱车赶了半个小时,到了一栋五六百平米欧式风格的别墅。别墅内有一个大车库,里面已经停靠着三辆汽车,有美国福特,也有日本本田,还有德国奔驰。别墅前面是一个小花园,里面种满了各种花草,别墅后面有一个小型的游泳池。而别墅内的装潢虽不算十分豪华,但却十分精致。

    “亨利,外公带你去看看你的新房间”老人显得十分开心,拉着亨利的手,一边走,一边说。

    推开门,入眼就是一片明亮的玻璃窗,外面绿树葱葱,阳光如沐。房间内有单独的洗浴室,各种家用设备应有尽有,老人还特意给亨利买了一台雅达利的游戏机,就放在电视机旁,连包装盒还没拆开。

    “亨利,喜欢这里吗”

    “喜欢”亨利对着老人表现出自己非常高兴,虽然说这里的条件比不过亨利前世住惯了的五星级酒店,但老人的一片心意却是难得。

    “喜欢的话,以后就安心住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亨利点点头,算是在美国安顿了下来。

    随后,亨利了解到,原来外公罗杰尼古拉斯是加利福尼亚州小有名气的书店连锁店老板,旗下资产超过两千万美元,总共经营着二十五家书店。

    而在亨利离开英国的第三天,一家英国出版社有意出版亨利的小说,当罗莎打开邮箱时,蓦地发现一份包裹,打开后发现是一份出版合同。罗莎顿时惊讶不已,连忙给彼得打了一个电话,两人晚上不由讨论起合同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看不出还真有出版商看中了扫把星的小说”罗莎咧着嘴,语气中有股酸味。

    “是啊,当初普利斯那家伙还一口咬定,这本小说幼稚可笑,绝对没有出版商愿意出版这本小说。现在可好,别人已经寄来出版合同了”彼得对普利斯算是恨上了。

    “买断的话,就能得到两万英镑,分成则8的版税。”罗莎一脸懊悔的说道,“哦,彼得,我们亏了。我们只得到五千英镑,却失去了更多”

    两人都看着合同发呆,一脸的后悔。

    “罗莎,我们要告诉亨利,有出版商愿意帮他出书吗”彼得问道。

    罗莎尖叫道:“告诉他,然后好让他在我们面前耀武扬威吗撕了把合同撕了”

    嘶

    罗莎几近疯狂,双手将合同撕成碎纸,随后抛在地上,散若桃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