邻家妹子爱上我 第三章 惹了大麻烦
作者:黑岩不易86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6-01-26
    南门在我们市有两层含义,一是指南城那一片地区,二则是指我们市势力最大的两大社团之一的南门。

    现在市内共有三个社团,其一是南门,也就是西瓜所在的社团,其二是西城,和南门不相伯仲,另外一个是兄弟会,新兴社团,势力较为薄弱。

    南门和西城的历史最为悠久,互相争斗了几十年,也没分出一个胜负来。

    南门现在的掌舵人是郭八方,人称八爷,在掌舵人之下还有双龙五虎,其实也就是左右护法,五大堂主,西瓜在南门中不入流,刚刚升为打手,具备收小弟的资格。他的老大是南门五虎的下山虎陈尧手下的观音庙话事人展飞,也就是我们叫的大飞哥。

    在我们二中,其实也有南门的人,扛旗的是唐钢,身份地位和西瓜差不多,同样跟的是展飞,都是打手这个级别,算是在南门中的低级小头目。

    我因为不是南门的人,所以即便是被打,唐钢也不会出面,除非我成为南门的人,他才可能会帮我。

    在打完那几个人以后,我因为第二天还要上课,就回了住处。

    在爬上顶楼的时候,看到张雨檬的房间还是开着灯的,想起今天的怀疑,便走了过去,打算敲门叫张雨檬出来问个清楚,到底是不是她找人打的我。

    可是我才走了几步,竟然听到“呃呃”的叫声,可销魂了,登时睁大了眼睛,难道张雨檬和他男朋友在里面干那种事情?这也太大胆了吧,叫得那么大声?

    想到这儿,我满肚子的都是火,今天那帮人八成就是张雨檬男朋友叫的人,知道他可能在里面,我哪还忍得了?

    于是我悄悄摸到张雨檬的窗户边,透过窗帘露出的一个手指大小的缝隙往里面看去。

    然而里面的画面却是让我万万想不到。

    里面床上只有张雨檬一个人,她靠着枕头,正在看对面桌上的一部小电视,是那种大概只有十四五英寸的小电视,管不了多少钱,而且看成色比较旧,可能是从二手摊位上收来的。

    小电视正在播放一部电影,岛国爱情动作片,简直那个凶猛啊,啪啪啪的声音不断冲击着我的耳膜。

    而且我还注意到,张雨檬的一只手伸到了被子里,满脸的潮红。

    这画面……

    我忍不住燥热起来,吼间干涸,思索是不是要进去帮帮她呢?

    但也就在这时,张雨檬忽然拿起遥控,对着电视机一点,将电视关了,随即掀开被子走下床来,去了桌子上,扯起了卫生纸,登时意识到她可能要去厕所,连忙左右看了看,走到旁边的护栏边,翻到了护栏外面,伸手搭着护栏边缘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呀地一声响,跟着张雨檬的脚步声传来,并往对面走去。

    我悄悄探出头,只见得张雨檬往楼下去了。

    我们这儿设施非常简陋,顶楼是没有厕所的,必须到楼下去上。

    我翻了上来,本想回自己房间睡觉,可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,忽然瞟见张雨檬床角乱七八糟的堆放着一些女人用的东西,卫生巾、内衣内裤什么的,登时想起了刚才的画面,不由得冒起一个大胆的想法,能不能偷偷潜入张雨檬的房间,藏在床底,她回来后指不定能看到什么儿童不宜的画面啊。

    当时我也是胆大包天,没有细想就偷偷潜入了张雨檬的房间,跟着爬到了张雨檬的床底下。

    在床底等了一会儿,张雨檬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她关上门以后,便顺手关掉了灯,然后走到床边坐下,脱起了袜子,跟着上了床,不一会儿,噗地一声,一条胸罩丢到了侧面的地上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我差点喷了一口鼻血出来,她脱了内衣了?

    可惜看不到啊。

    紧跟着又一样东西丢了下来,竟然是内裤。

    她喜欢果睡吗?

    我更是激动了。

    然而过了一会儿,我又沮丧起来。

    高兴个飞机啊,啥都没看到,现在张雨檬睡了,自己只有在床底下过夜了。

    想想要在这又冷又硬又脏的床底下凑合一晚,就觉得特别郁闷,但要让我爬起来,摸出房间去呢,我又不敢,怕被张雨檬发现啊。

    就这样在床底爬了一会儿,我任命了,趴在地板上,枕着手臂正打算睡觉。

    忽然,外面楼下传来一阵狗叫声,似乎有人来了。

    什么人大晚上的还不睡觉?

    难道是我今晚打的人找我报复来了?

    看今晚大个子被打的时候的样子,还真不是那种你打他就怕了的人,可能性比较大啊。

    再过片刻,外面楼道上就响起一群人的脚步声,杂乱而急促,跟着有人的声音传来:“就是这儿,不知道是哪间,去敲门。”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隔壁我自己的房间传来一阵敲门声。

    听到这些声音,哪还用怀疑,肯定是来找我的人。

    我心中不由侥幸,还好自己摸进了张雨檬的房间,要不然今天肯定被逮个正着,非被揍死不可。

    就在我思索间,床上也有了动静,跟着听到有人拍张雨檬的门,我心中不由一紧,难道他们还要来这儿找?

    “谁啊。”

    张雨檬冲门口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檬姐,是我,小强。”

    外面的人回答,似乎和张雨檬认识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张雨檬说了一声,跟着就响起她穿衣服的声音,随后张雨檬下了床,穿着睡衣走到门后,打开了灯,跟着开了门。

    门一打开,一个个子在一米六八左右,染了一头黄色的短发的青年出现在我视线中。

    青年对张雨檬点了点头,说:“檬姐,跟您打听个事,莫晓坤住哪儿?”

    “就在隔壁房间,你们找他干什么?”

    张雨檬说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青年笑着说完,转身就对后面的人叫道:“就是这间,给我把门踢开!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响起,似乎我房间的门已经被对方踢开了,跟着就听得一群人冲进了我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强哥,没人!”

    一个人在隔壁房间叫道。

    “吗的,看来是猜到咱们要来,躲起来了,这个杂种。给我砸!”

    那个叫强哥的语气非常嚣张,话音方才落下,隔壁我的房间里就响起乒乒乓乓地一阵乱响声。

    吗的啊!

    我在床底下愤怒地握紧了拳头,我家的情况并不好,老爸老妈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,每个月给我的生活费比一般同学都低,只有三百到四百左右,在如今物价飞涨的年代,除了吃饭,任何一样开支都必须得算计着一点。

    对了,我还会抽烟,平时都不敢抽十块以上的烟,只敢买七块五的红塔山,还得省着抽,现在这帮人将我的东西砸了,我要重新买,可想而知我接下来的日子将会多么难熬。

    “小强,你们这是干什么?住手。”

    张雨檬走了过去,问那个叫小强的。

    “檬姐,这事你别管,莫晓坤那个儿子竟敢动暴龙,吗的,活腻了不成?哼!躲得了初一,躲不了十五,今天让他躲过了,下次就没那么容易了!”

    小强叫嚣地道。

    我听到小强提到“暴龙”这个名字,心下又是一惊,“暴龙”这个名字在学生中还算蛮有名的,暴龙是卫校的老大,听说是跟西城陈天的。

    陈天也是一个学生,不过这个人的来头可不简单,他亲大哥就是西城八猛的尊字堂堂主陈木生,也就是生哥。

    难道今晚我们打的那个人就是暴龙?听那群人叫他“龙哥”,有点像啊。

    西瓜平时都不怎么和学生打交道,所以并不认识暴龙,否则的话,应该能认出来。

    就这样,我意识到我惹上了大麻烦了,西城生哥,那可是比西瓜的老大展飞还高一级,和南门五虎一个级别的,真正的大哥级别的人物,我竟然惹上了这帮人?

    还有,张雨檬的男朋友不是叫什么天哥的吗?

    难道就是陈天?

    想到这儿,我简直一个头两个大,后悔无比,早知道张雨檬和陈天有瓜葛,我他么就该有多远滚多远。

    小强那帮人在我房间里砸了一会儿,房东和他老婆听到动静赶上来查看,房东老婆刚开始还骂小强这帮人,可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突然没了声音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儿,小强那帮人走了,房东和他老婆的讨论的声音又传来。

    “那个莫晓坤我看他还挺老实的,怎么惹上这些人啊。”

    房东说。

    “我的门啊,还有窗子也烂了,明天等莫晓坤回来,我得让他赔。”

    房东老婆随即叫道。

    “张雨檬,你知不知道莫晓坤的电话,打个电话给他,让他回来看看,这儿闹成什么样子了?”

    房东随即说。

    “我和他不熟悉,不知道他的电话啊。”

    张雨檬说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和他同一个班吗?”

    房东随即问。

    张雨檬说:“虽然同一个班,但平时都不怎么说话的。”

    “恩,你明天要是看到他,让他打电话给我。这小子怎么回事啊,竟然和社会上的人打交道?”

    房东随即说。

    房东夫妇是本地的居民,在菜市场租了个摊位卖菜,一般早出晚归,很少能见到人。

    张雨檬答应了房东夫妇,随后就回到了房间,关灯睡觉。

    我就这样趴在张雨檬的床底下呆了一晚上,心中却一直感到不安。

    小强那帮人绝不会就这么算了,得想办法解决。

    本想打电话给西瓜,让他帮我想办法,可现在在张雨檬的床底下不方便打电话啊,只有等明天再说了。最新章节百度搜.“邻家妹子爱上我”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