邻家妹子爱上我 第十章 入南门
作者:黑岩不易86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6-01-26
    第二天,杀死西瓜的凶手就被唐钢派人查了出来,唐钢打了一个电话给我。

    “喂,小坤,杀西瓜的凶手查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?”

    我一听到唐钢的话,整个人的精神都紧绷起来。

    “确实是暴龙干的。”

    “暴龙!”

    我暗暗默念了三遍这个名字,将这个名字深深地印入脑海,随即问道:“现在暴龙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暴龙今天就没到学校上课,我的人去了他在学校外面的住处,也没有找到人,估计是知道弄死人开溜了。”

    “跑了吗?”

    我失望地道。

    “一般来说,他出去避一段时间,等风声过去了就会回来,你也别急。”

    唐钢说。

    “也只有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恩,那你的伤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待会儿去诊所检查一下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你去吧,你现在一个人走哪不安全。”

    唐钢说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点头同意下来。

    中午的时候,唐钢就来了我的住处,进门后将门关上,随即扯开外衣,从里面拔了一把刀出来,跟着又掏了一把牛角刀给我。

    唐钢说:“这两样东西你带着防身,以后小心点。”说完又看了看四周,续道:“这儿也很不安全,最好还是别在这儿住了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唐钢的担心,但是我已经不想再退避,哪怕陈天带人来搞我,大不了我和他们拼了就是。

    随后我和唐钢去了一趟诊所,请医生检查了一下伤口,医生说伤口迸裂,发炎了,比较麻烦,让我以后注意修养。

    我根本没把医生的话当一回事,哪怕是伤势恶化,我也绝不可能闲着。

    下午我们就去了殡仪馆,大飞哥也来了,安慰了一会儿西瓜的父母,便从后面的一个小弟手中接过一个黑色的塑料袋递给西瓜的父亲,说:“伯父,西瓜的事情大家都很难过,这是社团的一点意思,你们拿着。”

    西瓜的老爸打开黑色的塑料袋,就看到里面的崭新的捆在一起的钞票,估计最少有好几万,这一笔钱算是安家费,也是社团对不幸出事的小弟的补偿。

    除了安家费,西瓜的丧礼的所有费用都由社团负责,从这方面来讲,南门比西城好了不知道多少。

    这也是南门为什么没有西城有钱,可是却一直屹立不倒的原因。

    一转眼的功夫,就到了西瓜下葬的日子,我腿上的伤还没有全好,但是西瓜上山我是无论如何也要送他一程的。

    大飞哥亲自带头上阵扛棺材,我们一帮人在后面帮忙,就这样将西瓜送上了山。

    在坟地上,我亲手将一铲一铲的黄土铲到西瓜的棺材上,脑海中不断回想起和西瓜认识的一些画面。

    还记得西瓜在加入南门之前的晚上,西瓜兴致勃勃地找到我,跟我说:“小坤,我决定不读书了!我要去混社会!”

    我当时不理解他的决定,还劝他打消主意,可西瓜坚持不肯动摇,还雄心壮志的说,他要当大哥,他要成为南门五虎那样的人物,一呼百应!

    这些话言犹在耳,可是西瓜却要深深地埋入了尘土中。

    “西瓜,你没有完成的我会逐一完成,你等着。”

    我暗暗对西瓜说,立下了一个目标。

    以后每年的清明节我都会来这儿,跟西瓜说我的经历,和他分享我的历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西瓜下葬以后的第二天,就是飞哥说好的让我入会的日子,我一大早就起了床,去了一个理发店,让发型师为我弄了一个新的发型。

    其实不算是新发型,因为我剃了个光头,为了纪念我死去的兄弟。

    二中是禁止学生留长头发,或者剃光头,染发等等的,剃了这个光头,灭绝师太肯定不会放过我,但我已经顾不了那么多。

    在剃了光头后,我就顺路找人去修理了下被小强那帮人砸坏的门窗,工人用了一个多小时就修理好了,我用唐钢给我的钱付了他们工钱,随后便想打电话问唐钢,什么时候去香堂。

    唐钢在电话中说,时间还早,等下午七点钟他来找我。

    和唐钢结束通话后,楼道上便传来张雨檬熟悉的脚步声,这段时间我没怎么呆在住处,大部分时间都在殡仪馆,有时候回来也是半夜,白天回来,张雨檬也去上课了。

    张雨檬走到我门边,往里张望了一眼,便跟我说:“莫小坤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说:“昨晚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张雨檬走进房间,皱起眉头,说:“你朋友的事情我听说了,你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说:“我没事,我会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张雨檬又担心地说:“你以后最好还是别再招惹陈天那帮人了,他们手段毒得很。”

    我听到张雨檬的话,却是忍不住摇头直笑,西瓜死了,已经不是我会不会再去招惹他们了,而是他们招惹到了我,以后我会让他们一个一个的后悔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话我没有说出口,现在我还只是一个南门的最低级的小弟,说这些话别人也只会当笑话而已。

    换而言之,我还没有说大话的资本,我必须在南门中上位,至少也得到大飞哥这个级别,才有资格挺起腰杆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张雨檬问道。

    我说:“没什么,我记住你的话,不会再招惹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李老师让你打电话给她。”

    张雨檬说。

    我点头答应张雨檬,不过压根就没打电话给灭绝师太的打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七点钟,唐钢没有如约来找我,我就打了一个电话过去问唐钢情况,唐钢在电话中说,他临时有点急事,需要去处理,让我自己去南门在观音庙设立的堂口。

    南门在观音庙设立的堂口在豆腐坡村,因为性质的关系,比较隐蔽,要不是唐钢告诉我详细地址,我自己一个人去,根本不可能找得到。

    在七点五十分的时候,我进入了豆腐坡村的一个棚户区,周围都是老旧的房屋,最高的不过三层,以瓦房为主,里面的道路狭窄,大部分都只有一米左右宽,车辆是没法同行的。

    道路边上的臭水沟只以石板遮盖,发出一阵阵恶心的臭味。

    顺着小路一直往深处走,转过一栋房屋的墙角,一栋古老的两层楼的房屋就出现在我的视线中。

    水泥瓦盖顶,墙壁是由空心砖堆砌而成,正大门两边贴着一对对联,门上贴着门神画像,分别是关羽张飞。

    在门前有一对雄壮威武的石狮子,张牙舞爪,气势慑人。

    院子周围栽种了一排梨树,枝叶凋零,枝干上千疮百孔,到处都是虫蛀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院子里站着二三十个青年,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,奇装异服,正在那儿抽烟打屁。

    他们看到我,都是停下了聊天和抽烟,因为不认识我的原因,目中都有敌意。

    有一个以前跟西瓜的人认出了我,叫道:“他是西瓜的兄弟莫小坤,今天来入会的,以后都是兄弟了。”

    “接着!”

    一个留着一头长发,剑眉星目,脸型轮廓似刀削一般,长得又帅又酷的青年往我丢了一支烟过来。

    我伸手接住烟,点着抽了一口。

    青年就对我笑道:“我叫时钊。”

    “莫小坤!”

    我笑着说,随即顿了一顿,问道:“飞哥还没来吗?”

    时钊笑了笑,说:“大哥一般都是最后才到的,应该快到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前跟谁的?”

    我又问时钊。

    时钊笑道:“我和你一样,今天准备入会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你的大哥是谁?”

    时钊说:“我的大哥是猛哥,他和飞哥在外面处理点事情,待会儿才来。”最新章节百度搜.“邻家妹子爱上我”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