邻家妹子爱上我 第十八章 郭大小姐惹不得
作者:黑岩不易86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6-01-26
    我觉得挺奇怪的,怎么了?这个女生是谁?怎么每个人的表情都挺古怪的,随后和唐钢一边往外走,一边问唐钢:“钢哥,那个女生是谁啊,怎么每个人都很古怪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唐钢笑着说:“小坤,你也是打手,咱们同级,不用叫我钢哥,叫我钢子就行。刚才那个女生你不知道吗?她是八爷的独生爱女,叫郭婷婷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到唐钢的话,嘴巴立时张成了o型,乖乖,刚才我竟然撞了南门龙头的千金,还好我反应快啊,跟人道了歉,要是道歉不及时的话,人家要弄我还不跟玩似的?不由得轻轻拍了拍胸口,说:“还好郭小姐没跟我计较,不然的话,我就惨了。”

    唐钢笑了笑,说:“其实郭小姐长得挺不错的,又是八爷的爱女,你可以试着去追追,说不定能追到手呢,你要是把郭小姐追到了,八爷膝下无子,以后说不定让你当龙头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唐钢的话,本能地就挥了挥手,说:“算了,那怎么可能,人家是千金大小姐,我只是一个街头小混混,一个天上,一个地下,根本不搭边的。”

    唐钢说:“感情的事情谁说得准呢?”

    我还是笑着摇了摇头,但心底却是热络起来,这会不会真的是一条捷径呢,成为八爷的女婿,顺利成章的接掌南门。

    唐钢看到我的样子,又是笑了笑,说:“小坤,跟你开玩笑的,你可别真的区追啊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她有男朋友了吗?”

    我问道。

    唐钢说:“这倒不是,郭小姐不但没有男朋友,还有可能是个……”看了看左右,凑到我耳边低声续道:“处!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,看她打扮还挺开放的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难以相信,在这个初中生都已经出去开房的时代,郭婷婷还是处,怎么也觉得不大可能啊。

    唐钢说:“你是不知道,八爷曾经放过一句狠话,哪个兔崽子要敢泡他女儿,就把他手脚下了。”

    我觉得挺夸张的,哪有这样的老爸,难道郭婷婷就当一辈子的老处女?说道:“钢子,别吹牛,哪有这种事,难道郭婷婷一辈子不嫁人了吗”

    唐钢说:“你还别不信,真的有那么一回事,去年有一个愣头青,竟然去追郭小姐,居然还敢跟郭小姐去见家长,你猜最后怎么着?”

    “怎么着?”

    我好奇地道。

    “当晚就被砍断手脚,丢到了一条臭水沟里,听说为了这事,郭小姐还和八爷冷战半年之久。”

    唐钢说。

    我听到唐钢的话登时心惊,看来这郭婷婷是真惹不得啊,以后有多远滚多远,最好永远不见面才好。

    和唐钢闲聊着,一辆出租车迎面驶来,唐钢伸手招呼了下出租车,说:“先带你去看场子,晚上再去找张光宇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,我手头没人,你帮我叫几个。”

    唐钢说:“行,我打个电话叫十多个人出来,晚上再一起去会会张光宇。”

    上了出租车,我们就坐车往二中而去。

    穿过二中大桥,在桥头起的一条小路口停了下来,唐钢付了车费,就带着我下了车,顺着那条小路进入了一片居民区。

    因为地理位置比较偏僻,所以这一片区都比较落后,房屋差不多都是那种二三层楼的小楼房,有不少人家养了狗,在我们进入居民区后,不断听得有狗吠声传来。

    约走了三十多米左右,唐钢就在一套房子外面停了下来,外面围墙比较高,大概有四五米,仰头可以看到围墙上插满了碎玻璃,防止有人翻墙进去。

    院子里栽了一些大树,树干伸了出来,枝叶旺盛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里面不断传来碰、吃、杠之类的声音,以及一些人兴奋的叫声,以及沮丧的声音。

    唐钢说:“就是这儿了,现在是老庄在这儿负责,不过他不负责看场,以后这儿就由你做主。”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唐钢随即伸手拍了几下门,里面传来一道声音:“来了!”

    不多时脚步声响起,紧跟着一个人打开了大铁门,探出头来。

    里面的人约四十多岁年纪,留着一撇小胡子,目光浑浊,看起来没精打采的,身上的穿着也比较邋遢,标准的糟老头子摸样。

    “老庄,这是莫小坤,以后这儿就由他负责了。”

    唐钢笑着跟老庄介绍我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说:“庄哥你好。”

    老庄听到我的话连忙说:“坤哥,千万别这么叫,乱了辈分,以后你是这儿的负责人,我该叫你坤哥才对。”说完又对唐钢说:“刚才飞哥已经打电话通知我了。两位请进。”

    我随即走进了大铁门,四下瞟了一眼,院子里没什么特别的,栽了些花花草草,侧面角落处似乎有一口水井,边上放了一个大盆一个红色的水桶,再边上放着一些日常用具。

    正对面是一栋两层楼的楼房,一层约有六七间房间。

    老庄随即引着我们走进对面楼房的大门,到了一个大厅里,在大厅入口右手边设了一个柜台,柜台里面坐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年轻人,柜台上面放了一些票据。

    唐钢跟我说,这个麻将室主要还是靠收取来打麻将的人的入场费赚钱,除此之外就是放钱给输光了,急红眼想要翻本的人,收取一定的利息。

    我问唐钢利息是多少,唐钢说四分。

    我一听到唐钢的话眼睛登时睁得老大,惊讶道:“四分!百分之四十的利息?”

    唐钢笑了笑,说:“这还是低的了,咱们南门做事向来不会太绝太尽,利息算得很低。”

    “四分的利息还算低?”

    我惊诧无比。

    唐钢说:“是啊,西城那边还两分的利呢。”

    “两分的利不是比咱们的低?”

    我觉得唐钢说的话很矛盾。

    唐钢笑道:“他们是按日利,咱们是按月利,还有外面的担保公司放的利息都是三分起,咱们只收四分并不算高。你想想,外面借钱还要担保呢,咱们这儿可不要担保,只需要身份证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老庄说:“是啊,我早就跟飞哥说,咱们的利息该提一提了,可飞哥就是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唐钢说:“提利息的事情飞哥不能做主,得八爷批准才行,而且这是南门一向的规矩,从来没有变过,基本不可能改变。老庄,最近生意怎么样?”

    我听到唐钢的话也是颇为关心,毕竟以后我的收益就和这儿的收益挂钩了,百分之三十的红利,这个场子赚得越多,我也赚得越多,赚得少,我的收入也就少。

    老庄叹了一声气说:“这个月没多少进账,还有几笔款没收回来呢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烂帐吗?”

    我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老庄说:“是啊,有一个还是二中的教师呢,自从借了钱以后,就没再来过,我正想打个电话跟飞哥汇报,请飞哥派人来处理呢。现在好了,坤哥你来了,这件事你看看怎么办?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说:“他借了多少?”

    老庄说:“也不多,才三万。”

    我略一思索,说道:“那先别急,反正他在二中教书,也不可能跑了是不是?或许等几天他就送来了。”

    老庄说道:“也可以,另外还有一笔,借款人遭遇火灾,儿子和老婆都死了,很惨,我也不忍心再找他催帐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笔又有多少?”

    老庄说:“本金是两万,加上利息,已经有三万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倒有些难办,我回头问问飞哥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。

    老庄叹道:“飞哥是个老好人,听到对方家里出了这种事情,多半会免了对方的债务,这样下去,这个场子只怕要亏本啊。”

    我虽然觉得三万块钱不是小数目,可也赞同飞哥的做法,盗亦有道,这才是南门的立身之本。

    随后老庄带我四处转了转,地方还是蛮大的,有三几十张桌子,因为这一片区没有其他的麻将室,基本上做的是独家生意,在晚上基本满座,收入还算挺不错的。

    而且到了晚上,老庄还会亲自坐庄开赌,赚到的钱更多。

    按照以前的规矩,老庄负责赌场营运,我负责看场,每隔几天要查一下帐,预留一定的资本作为赌场运转后,将其余的钱交给飞哥,到月底飞哥就会给我们分红。

    老庄和那个小年轻人的工资不在我的分红范围内,由社团负责。

    唐钢跟我说,别看那个小年轻人年轻,实际上也是深藏不露,他叫小红,是老庄的徒弟,年纪轻轻已经得到老庄真传,赌术高超,老庄有事没法看赌场的时候,就由小红坐镇。

    转完一圈回来,老庄问我我的人什么时候来看场,我听到老庄的问题,当场一愣,别看我现在是南门打手,已经是小头目了,可实际上是一个光杆司令啊,就只有我一个人。

    但这事也不能让老庄知道,否则的话可能会看不起我,我以后不好做事,随后想了想,笑道:“过几天,我其他地方还有点事情,等那边办完了,就带人过来。”

    话才说完,外面就响起砰砰砰地一阵敲门声。

    老庄说:“我去开门。”随即径直出去开门了。

    大铁门一打开,十多个年轻人就走了进来,一进门就问老庄:“还有位置吗?”

    “有,有!里面请。”

    老庄说完带着人进来安排位置。

    那十多个年轻人从我们身边走过,领头的一个瞟了我们一眼,随后迅速收回了目光。

    唐钢看着这帮人,皱眉道:“小坤,这帮人看起来不大对劲啊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我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唐钢说:“你看他们腰间的衣服隆起,只怕藏了家伙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他们打这儿的主意?”

    我听到唐钢的话登时吃了一惊,这才第一天就遇上抢劫这种事?最新章节百度搜.“邻家妹子爱上我”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