邻家妹子爱上我 第四十四章 西城霸主
作者:黑岩不易86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6-01-29
    美味轩酒楼位于观音庙地区的中心区域,尧哥和陈木生约在那儿见面谈判,也是为了防止陈木生如果想动手的话,也能及时叫人。

    陈木生同意在那儿见面应该也一样,上了车后,飞哥从座椅后面摸了一个口袋出来,递了一把刀给我,让我带在身上防身。

    我接过砍刀,试了试刀锋,立时有种刮手的感觉,应该还蛮锋利的。

    尧哥随即说:“待会儿到了酒楼,小坤,你别说话,由我跟陈木生谈。”

    “好,待会儿我都听尧哥的。”

    我点头答应道。

    这也是一种规矩,老大在的时候,小弟没什么资格说话,一般对面谈,都是级别差不多的。

    像尧哥和陈木生这个级别的对话,我根本没资格发言。

    坐着车子,我们很快就到了美味轩酒楼外面。

    美味轩酒楼名字取得蛮好听的,其实只不过是一个有些年头,里面装修陈旧的小酒楼,估计生意也不怎么样。

    外面的灯箱发黄了,上面的字布满灰尘,显得有些模糊,也没人去打理。

    酒楼外面站着很多西城的小弟,在我们到了后,纷纷往我们这边看来,目中充满敌意。

    尧哥招呼了一声,我就跟着尧哥下了车,等后面的车子到了,车子上的人下车来,便一起往美味轩酒楼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西城的人马原本堵在美味轩酒楼大门口,看到我们走近,纷纷往两边让开。

    跨进酒楼大门,就看到大厅中也有不少西城的人,这儿一桌那儿一桌的,有的在玩扑克,有的在打屁聊天,有的在抽烟,还有几个小太妹,衣着暴露,公然和边上的小混混调情。

    在我们跨进大门后,原本吵闹的大厅里就变得安静了下来,一道道的目光聚集在我身上。

    我知道他们恨不得搞死我。

    但有尧哥在,我根本不怕,挺了挺胸膛,便跟着尧哥走进了大厅。

    有两道目光格外的森冷,狠狠地往我射来,我看过去,却见是赵成龙和小辉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都被我搞过,对我自然更加痛恨。

    “你们生哥呢。”

    尧哥随口问道,虽然里面的西城的人马不少,可他镇定从容,仿佛没看见一样,颇有大哥风范。

    “尧哥,我们生哥在楼上等你。”

    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迎着走来,这青年身材瘦高,长得还算蛮帅的,穿着一件白的衬衫,领口的扣子开了三个,露出结实的肌肉,胸口还纹了一个纹身,是一条青龙,张牙舞爪,一种威势自然而然的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这青年年龄不大,可是却是陈木生手下的得力干将之一,名叫箫天凡,在西城中的级别是红棍,比我高了好几级。

    陈天虽然是陈木生的亲弟弟,可西城也有西城的规矩,其在社团中的级别也只是红棍。

    只不过他的这个红棍远比一般红棍含金量更高,甚至不亚于一般的双花大红棍。

    尧哥点头说了一声好,便让小弟们在下面等,只带着我、猛哥、飞哥以及另外几个社团中的打手,往楼梯走去。

    楼梯是木的,走在上面还发出咚咚的响声。

    我们爬上二楼,就看到楼梯口正对面有一个大包间,门是开着的,包间中有一张大圆桌,一个二十七八岁,留着一头短发,根根竖立,下巴处留有一撮小胡子,蛮性格的。

    青年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蛮干练的,坐在那儿,双腿分开,予人一种霸气十足的感觉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他的脖子上戴着一条黄金项链,手上系了一条红绳,中指上戴着一个黑的戒指,戒指上面刻的是一个蝴蝶。

    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陈木生,可虽然没有人介绍,还是能凭他的外貌一眼认出来。

    这个人能在观音庙地区呼风唤雨,果然也不是一般人物。

    我心中忍不住暗赞。

    燕子、小强以及其他的十来个西城的人站在陈木生后面,一个个双手背负在后面,双脚微微分开,表情肃穆,气场十足。

    相比而言,我们这边的人就显得比较松散了。

    “生哥,久等了!”

    尧哥笑呵呵地扬手和陈木生打了一声招呼。

    陈木生伸手弹了弹烟灰,侧眼看来,冷笑道:“尧哥,你来得好早。”

    尧哥也没有计较陈木生的暗讽,径直走过去,大马金刀的坐在了陈木生对面,随即掏出一支烟叼在嘴上,并没有点火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也是讲排场的时候,尧哥没有点火,自然是要人帮他点。

    我立时掏出火机上前给尧哥打火点烟。

    在我点烟的时候,陈木生似乎知道我就是他要找的人,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我,面上没有表情。

    在我点完烟,后退的时候,目光还紧紧锁定在我身上。

    我只瞟了一眼,目光与陈木生的目光对决,登时有种胆寒的感觉,竟是情不自禁的别开头去。

    “生哥,我的人呢?”

    尧哥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陈木生将目光收回,挥了挥手,四个陈木生的小弟便走出了大包间,不多时抬着两个大麻布口袋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麻布口袋里发出声音,好像是李显达和大头,二人在麻布口袋中挣扎,但因为袋口被绳子扎住了,根本没什么效果。

    我看到陈木生的人抬了麻布口袋进来,不由心中一紧,他们怎么样?

    那四个人将麻布口袋抬进来后,提住尾部用力一提,里面的李显达和大头就滚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看到二人的样子,我不由得握紧了拳头,牙齿咬得格格作响。

    虽然二人没有被废掉手脚,可也蛮惨的,全身都是血,鼻青脸肿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李显达,嘴巴肿得像两片大香肠,眼睛迷成了一条缝。

    “别冲动。”

    飞哥在旁边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,低声说。

    我微微点头,表示明白。

    陈木生淡淡地抽了一口烟,一只脚搭在桌子上,斜眼看着尧哥,说:“尧哥,我这个人最讲道理,当天你跟我保证我弟弟送人回去不会有事,我他么是看在你的面子上,才让他过去的,现在人被捅了三刀,躺在医院里,尧哥,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交代啊。”

    尧哥笑道:“我当初好像没跟你保证。”

    陈木生说:“不管你保证过没有,人是你叫过去的,现在出了事情,怎么说?”

    尧哥笑道:“你要怎么才能满意。”

    陈木生说:“我这人很公平,别人怎么对我,我就怎么对别人。他!”说到这,夹着烟头的手猛往我一指,脸变得狰狞起来,厉声道:“算什么玩意,敢动我陈木生的弟弟,行,他捅了我弟弟三刀,我只要还他六刀,六刀过后,生死由命,以前的事情一笔勾销!”

    尧哥笑道:“这样未免太过了,小坤也只是一时冲动,你生哥是大人物,不可能和他一个不懂事的小弟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“陈尧!你少给我唧唧歪歪,说那么多废话,没用,今天天皇老子来了都没用。”

    陈木生嚣张地说。

    尧哥的笑容也迅速收敛起来,望向陈木生说道:“那就是没商量的余地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!要么我捅他六刀,要么今儿谁都别想走出去!”

    陈木生张狂地叫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生哥,你这算是唬我吗?我下山虎陈尧,可不是被吓大的。我也把话撂在这儿,要干我陈尧随时奉陪。既然,生哥不给面子,那就谈不拢了,改天再聊!”

    尧哥说完站起来,要转身走人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陈木生忽然拍了几下巴掌,厉声道:“来人啊,给我把那两个兔崽子按住!”

    “是,生哥!”

    西城的人大声答应,走过去七手八脚将李显达和大头按在地上,跟着将手拉出来。

    陈木生接过燕子递过的一把刀,往手心啐了一口,随即提着刀杀气腾腾地走到李显达和大头身前,高高举起了砍刀,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不要,坤哥,救我!”

    “别,别砍我!”

    李显达和大头都被吓得魂飞胆裂,全身发抖,想要挣扎,可被陈木生的人死死按住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我不由得暗暗倒吸了一口凉气,痛下一个决心,叫道:“陈木生,住手!”篮ζζ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