邻家妹子爱上我 第四十五章 记住三件事
作者:黑岩不易86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6-01-29
    真要打起来,南门不会怕西城,西城也不会怕南门,但就目前来看,我们其实是处于劣势方,因为李显达和大头都在陈木生手中,让我们投鼠忌器,即便是要打,也得顾虑李显达和大头的安危。

    而且陈木生一向以心狠手辣著称,他可不是那种只会随便叫喊而已的废物,若我不阻止他,那么下一刻当真会手起刀落,李显达和大头最少也得被废掉一两只手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都是跟我的小弟,而且也是因为我而出事,要我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陈木生废掉手脚成为残废,我做不到。

    所以,我下了一个决定!

    在我的话喊出后,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聚焦在我身上,等着看我怎么说。

    燕子小强等人嘴角浮现一抹冷冷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们在等着看好戏,看我今天怎么收场。

    我将所有人的目光尽收眼底,走上前去。飞哥担心我,在边上叫我:“小坤。”

    我回头冲飞哥一笑,说:“飞哥,我做的事情我自己来了断。”

    这次的风波全因为我搞陈天而起,所以我想自己来了解。

    陈木生听到我的话冷笑一声,说:“小子,你怎么了断?”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缓缓拔出飞哥给我的砍刀。

    砍刀一拔出来,刀身立时在屋内的灯光照射下反射着凛凛寒光。

    西城的人看着我拔刀,依旧在冷笑,这个时候拔刀,如果要打,谁也不会怕谁。

    我转头看向陈木生,说道:“我捅了陈天三刀,现在我就还他三刀!”说完猛地一刀,往大腿插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现场的人看到我拔刀插自己大腿,不少人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砍刀划破肌肉,传来撕心裂肺般的痛,不过我没有吱一声,强迫自己保持微笑。

    今天我不但要救下李显达和大头,也要让所有人记住,南门有一个莫小坤,也是狠角。

    一咬牙,将砍刀拔出来,又是一刀插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小坤!”

    飞哥关心地叫我。

    我没有回答飞哥的话,只是看向陈木生,说:“生哥,还满意不?”

    陈木生冷冷地一笑,瞟了一眼我的伤口,说:“莫小坤,你以为你是什么角?你比得上我兄弟金贵?”

    我笑道:“我自然比不上生哥的亲弟弟,西城的天哥。生哥还不满意对,好!”说完拔出刀,再一刀插向另外一边的大腿,跟着咬紧牙关,紧紧握住砍刀的刀柄转动刀身。

    那一种挖肉所带来的痛,绝不是一般疼痛能比,我咬紧牙关,仿佛牙齿都快要崩掉,额头也禁不住地滚出一滴滴豆大的汗珠。

    但我没有吱声,我还在转动,我要陈木生点头。

    看到我的举动,现场的人无不震动,就连西城的人也是一样,脸上纷纷露出震惊的表情。

    要拿刀砍人,在场的绝大部分人都能办到,但要拿刀捅自己,可就需要莫大的勇气,现场又有几人能有这样的勇气?

    再要插进大腿,握住砍刀转动,那种挖肉的痛楚更是非一般人能忍。

    我忍住了,不止是为了救李显达,也是要借此机会扬名。

    我要让人以后一提到南门,就知道有莫小坤这一号人物存在。

    尧哥看陈木生还没有松口的意思,再也忍不住了,走上前来,大声说道:“陈木生,我陈尧今儿也把话放在这儿,面子给足你了,你要执意开战,我南门随时奉陪。一句话,放不放?”

    陈木生看了看尧哥,又看了看我,忽然一笑,抬起脚一脚将李显达踹到我面前来,随即竖起老拇指,说:“莫小坤,你算一号人物,我陈木生向来很少服人,你是一个。今儿的事情到此结束,尊字堂的人都给我听好,谁他么敢再以这事为借口生事,别怪我陈木生执行家法。放人!”说完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我看到陈木生答应放人,心中松了一口气,再也坚持不住,往地上软倒下去。

    飞哥急忙抱住我,问道:“小坤,你没事。”

    我苦笑道: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李显达和大头扑了上来,关心的问我怎么样。

    陈木生放了人后,径直大摇大摆地走到尧哥面前,与尧哥面对面地说:“尧哥,别用南门来压我,你代表不了南门,我也代表不了西城,真要开战我也不会怕你。今天我放人只是看在莫小坤的面子上,咱们的事情以后慢慢再说。记住,观音庙只可能有一个人做主,那就是我陈木生,我们走!”说完大步从尧哥身边走过,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燕子、小强等人从我身边走过,都是冲我冷笑。

    燕子丢下一句话:“莫小坤,咱们的恩怨还没完,在二中里有你没我!”随即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南门和西城的争斗没完,我和燕子的恩怨也没有解决,还有陈天病好之后也不会轻易善罢甘休,哪怕陈木生放了话,结果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其实陈木生最后一段话,有一部分只是在给他自己找台阶下,并不是真的佩服我,他那么恨我,我死了他才高兴,又怎么会佩服我呢?

    只不过假如他因为尧哥的威胁而放人的话,他陈木生很没面子,所以便假装佩服我,显得他大度。

    但是有一句话却说到点上了,他和尧哥之间早晚会有一场决斗,不死不休,毕竟观音庙这个地方容不下两条老虎。

    “小坤,先送你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飞哥说完转身将我揽在背上,背着我快步往外走去,却是让我很感动。

    飞哥是我们的大哥,这种事情他只要一句话,便能指挥小弟去做,可他却亲力亲为。

    “坤哥,好样的,我服你!”

    在飞哥背着我往外走的时候,时钊对我说道。

    不止时钊,所有人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样了,仿佛重新认识我一样。

    我忽然觉得我似乎做了一个最正确的选择,虽然受伤,虽然很痛,可是却获得了所有人的认可。

    我很快就被飞哥送到了医院,医生为我检查了下伤口,随后说我的伤非常麻烦,只怕最少得住一个月的院才能恢复。

    飞哥问医生,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。

    医生说疤是少不了的,其他的应该不会,随后皱眉说,怎么会伤成这样?

    飞哥笑了笑,没有解释,医生也没有多问。

    他是专业人士,自然看得出伤口是刀伤,我们是什么人,所以还是怕惹上什么麻烦的。

    在医生出去后,尧哥走到我身边,拍了下我的肩膀,笑道:“小坤,还真看不出来你挺带种的,说痛就捅。”

    我笑道:“当时也没有其他办法,我只能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尧哥笑道:“你很不错,我看好你,将来一定有前途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得尧哥多提拔我才行。”

    尧哥笑道:“出来混的,要想混得好,无外乎三件事,一是够狠,你已经不错了,弄暴龙,捅自己,已经足以证明,二是讲义气,得道多助,失道寡助,不讲义气的人是没有人会真心服的,一个人不管混得再屌,总有落难的时候,那时谁会拉你?这一点你也不错,三是兄弟多,这点你还差点,不过不急,你才刚刚出道,以后会有更多的人跟你。”

    我笑道:“尧哥,我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尧哥说:“其实你已经非常不错了,刚刚出道没几天,就能打响自己名号,比很多混了好几年的都强。”

    我又是谦虚了几句。

    尧哥随后说,医药费他帮我付了,让我安心养伤,等伤好了以后,再为社团办事。场子那边可以交给手下的人管理。

    我现在就算想去管理场子也没办法,便点头说我会安心养伤,让尧哥放心。

    尧哥最后还说,如果我哪天不读书了,会让飞哥安排一些重要场子给我打理。

    听到尧哥的话,我心中大喜,看来尧哥很器重我,打算把我当重点培养对象来培养。

    南门名气虽然大,不过战堂中年青一代人才凋零,没有什么特别杰出的人物,相比飞哥、尧哥们那一代,是显得一代不如一代了。

    倒是西城尊字堂,出了不少猛人,现在二中的燕子,虽然还是学生,可是在外面已有不小的名气,还有陈木生手下的箫天凡,也是年纪轻轻就闯出了名堂,在观音庙地区赫赫有名。

    尧哥和飞哥在医院陪我聊了一个多小时,有事情就先走了,留下几个小弟在外面守卫,防止西城的人再来找麻烦。

    李显达和大头在飞哥和尧哥走了后,相互对望了一眼,扑通地一声,跪倒在我面前。

    我诧异无比,连忙问道:“你们两个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李显达说:“坤哥,都是我们连累了你,我们是废物。”

    我笑道:“自己兄弟,说什么连累不连累,难道我看着你们被砍断手脚也不管吗?”

    话才说完,外面忽然传来声音:“美女,你找谁?”

    “莫小坤在不在里面?”

    夏娜的声音传了进来。

    一个小弟问道:“你是坤哥的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我是他女朋友,他在不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夏娜说。

    “是大嫂啊,坤哥在里面。我给你开门。”

    一个小弟随即开了门,冲我说道:“坤哥,大嫂来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夏娜冲进病房来,一开口就问:“我听说你自己捅了自己三刀,没事。”

    我怕夏娜担心,就笑道:“你看我的笑容,就知道我有没有事了。那三刀就是唬唬人的,其实就只擦破了点皮。”

    夏娜听到我的话,略有些不高兴,嗔道:“只擦破了点皮,你还哄我,我都听我弟说了。”

    夏娜的弟弟夏凡在今天谈判的时候也在现场,不过他在西城中的地位非常低,没什么露脸的机会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他怎么说?”

    夏娜说:“他……他没说什么,就只说你当众自插三刀,太傻了。”说话支支吾吾,估计不想我和她弟弟夏凡的矛盾加深。

    我明白夏娜的处境,一边是亲弟弟,一边是男朋友,当然会希望我们和睦相处。篮ζζ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