邻家妹子爱上我 第六十三章 对付灭绝师太的私密大招
作者:黑岩不易86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6-02-10
    李小玲走到我跟前来,忽然像是想通了,面上的表情就像是换一个人一样,竟然直勾勾的看着我,一双眼睛媚眼如丝,就像是三月的桃花一样勾人,可把我吓了一跳,尼玛,李小玲这是吃错药了?一点也不像她啊。

    李小玲伸手搭在我的肩膀上,随即围绕着我转了半圈,跟着低头在我耳朵里轻轻地吹了一口气,一种酥麻,就像是电流击中身体的感觉传来,我那不争气的地方竟然不可思议的雄起了。

    李小玲随即轻轻地吻我的耳朵,那种感觉就像是汹涌的海浪一波接一波的袭来,让我忍不住冲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李老师。”

    我激动得身体都有些发抖,再也忍不住,站起来,伸手去拉住李小玲。

    李小玲也不抗拒,不但不抗拒,甚至顺势扑到我的怀里来,一只手在我身上上下游动。

    忽然,我止不住地轻哼了一声,李小玲凑到我耳边低声说:“小坤,这儿不是很方便,待会儿我打电话给你,咱们去酒店好不好?”

    我也没怎么思考,莫名所以的就点了点头,说了一声好。

    可点头答应过后,就反应过来,现在就可以干,干嘛等去酒店啊。

    而且办公室也更刺激啊,便想反口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李小玲又说:“恩,你先回教室去上课吧,晚上我打电话给你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看李小玲,心想晚上也行,去酒店开房玩得更嗨更过瘾一些,便转身出了李小玲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走在回教室的路上,我脑海里还在不断回放刚才李小玲坐在我大腿上的画面,小兄弟一直保持高昂的势头。

    到教室门口,发现自己那儿隆起得太明显,忙扯了衣服盖住,装作没事人一样走进教室。

    一进教室,全班的同学看到我,都蛮诧异的,李小玲那个灭绝师太就这么放过我?

    张雨檬也看了过来,脸上的表情我有些看不懂。

    她好像还蛮关心我的。

    我想到张雨檬搬回去住了,心想她难道回心转意,想要和我和好?

    回到座位上,李显达就低声问我:“坤哥,那个灭绝师太没怎么样吧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说:“她能怎么样?坤哥出马还有摆不平的?”

    “你把李小玲摆平了?怎么摆平的?”

    李显达露出一副怀疑的表情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李小玲欠燕子的那笔钱的协议,说实话,以李小玲的个性还真不会买我帐。

    我看李显达的表情,心中忽然一动,难得吹流弊的机会啊,低声笑着说:“要摆平李小玲,只有一招。”

    李显达说:“哪一招?”

    我笑着说:“把她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你把她……”

    李显达震惊得当场跳了起来,随即发现周围的同学看着她,硬生生把下面的话忍了回去,随后又坐下,低声不可思议的问:“坤哥,你把李小玲上了?”

    我看李显达真信了,暗地里只差笑穿了肠子,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,说:“是啊,刚才在她办公室,她还想过来打我,把我惹火了,直接把她按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给xx了。”

    李显达瘪了瘪嘴,说:“没那么夸张吧,直接强上,不信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要不信,给你摸摸。”说完抓住李显达的手放到裤裆那儿。

    刚才小兄弟不争气,现在那儿还没干呢,李显达这一摸,登时信了,竖起老拇指,说:“还是坤哥厉害,连灭绝师太都敢动手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说:“这算什么。显达啊,你记住一个道理,女人没被上之前再彪悍都不用怕,只要上了就会服服帖帖,就好比李小玲。你看着吧,李小玲以后绝对不敢对我呼来喝去。”

    和李显达瞎吹了一会儿流弊,第四节课的铃声响了,我和李显达停止谈话,上起了课。

    这节课上到一半的时候,李小玲到教室外面查看我们班的同学上课的情况,有没有什么人不守规矩,上课开小差啊什么的。

    李显达看到了李小玲,又见李小玲没有刁难我,更对我的话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中午的时候,二熊跑来找我,告诉了我一些外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陈木生大怒,发动整个尊字堂的人去找那些敢洗劫他陈木生的地方的蒙面客,可最后找了一晚上也没有什么发现。

    我听到二熊的话轻舒了一口气,随即问二熊:“他们有没有怀疑到我们身上?”

    二熊说:“应该没有,暂时还没有什么迹象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说:“最近都别太张扬,特别是花钱,等风声过去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二熊点头说道:“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和二熊谈完,我又去了一趟老庄那儿,老庄还是愁眉不展的,为麻将室缺乏运转资金发愁。

    我问老庄现在一分钱都没有了吗?

    老庄说:“是啊,麻将室里的所有钱都被洗空了,我昨晚想要开场都没钱呢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觉得那十五万不能一次性补回到场子里,分次补的话倒没问题,当即说:“我上次帮社团办事,拿了点安家费,先拿到场子里用吧。回头我取来给你。”

    老庄说:“有多少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自己留下一些身上用,大概有四万左右。”

    老庄说:“四万差不多够了。”说完顿了一顿,续道:“坤哥,昨晚西城的场子被人洗了,是不是你带人去干的?”

    我心想老庄是知道我们昨天的行动的,当即点头说道:“恩,不过你可要保密,千万别让其他人知道。”说完顿了一顿,续道:“场子里亏空的钱,我本来可以一次性补回,但这么做太明显了,你明白了吧。”

    本来我是不打算告诉老庄实话的,但昨天的计划本就是老庄提出,就算不说老庄也能猜到,所以干脆说了实话。

    老庄听到我的话,愁眉便舒展开来,场子里的损失根本不用担心了,当即笑道:“我听到消息,就知道是坤哥带人干的,坤哥这次真是大快人心啊,难得看西城他们吃瘪。”

    我笑道:“嘘!低调点。”

    老庄笑着点了点头,表示明白。

    我随即想起李小玲的事情,问道:“对了,老庄欠我们钱的那个二中的教师是不是女的。”

    老庄说:“是啊,坤哥还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我听到老庄的话,心中忍不住又是一笑,是女的,多半就是李小玲了,这样一来,李小玲又多了一个把柄在我手中,她即便是长了翅膀也休想飞出我的手掌心。当即笑道:“之前只听你说对方是二中的教师,可不知道她是谁,现在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老庄说:“坤哥认识她吗?”

    我笑道:“她是我们班主任。”

    “班主任?”

    老庄道。

    我笑道:“对,你把她打的欠条拿来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老庄说:“坤哥稍等。”随即快步走去拿李小玲打的欠条了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老庄就拿了一张纸出来,我接过一看,果然看到上面签着李小玲的大名,还按了手印,上面清楚写明李小玲从老庄这儿借了五万元钱,月利四分。

    我来接手这儿的时候,李小玲就已经欠了钱了,陆陆续续借的钱都合并在了一张上面,也因为最先是跟老庄借的,所以写的依然是老庄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老庄,她怎么欠了那么多了?”

    我问老庄说。

    五万已经不是小数目,以李小玲的月薪来看,差不多她一年不吃不喝才能还得清这笔帐。

    老庄说:“陆陆续续的借,不知不觉就积累到了这么多了。坤哥,要向她催帐吗?您若是不方便,可以交给其他人去要。”

    老庄还怕我碍于人情,不好跟李小玲要钱,但她哪里知道,我和李小玲没有什么人情可讲,真要讲,只会是“奸情”。

    想到今晚要和李小玲去开房,我就禁不住激动无比,人生的第一炮就要在今晚打响吗?

    忽然,心里掠过一个身影,但很快被我驱散。

    夏娜!

    我真要上了李小玲,夏娜肯定不会高兴,可我又抵挡不了李小玲对我的诱惑,那么标致惹火的李老师,试问又有哪个男的不想上呢?

    而且,李小玲顾忌名声,还有不想失去工作,绝不会声张。

    所以夏娜根本不可能知道。

    我随后将李小玲的协议还给老庄,叮嘱老庄保管好,至于李小玲的帐他不用操心,我会负责收,然后去了一趟银行,取了四万交给老庄,先让他顶着。

    再从麻将室出来,想到李小玲在学校里一副清高的样子,可没想到这么烂赌,不但欠了我五万,还欠了西城十万,就觉得她这人不行,道貌岸然,其实却是一个烂赌婆。

    不过话又说回来,李小玲若不烂赌,我怎么可能有机会呢?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我想到夏娜,打了一个电话过去,问夏娜吃过午饭没有,夏娜说她已经吃过了,正在和同学在女生宿舍聊天呢,我听她在女生宿舍陪同学,也就没叫她出来,挂断电话后,就回了住处。

    走到我的房间外面,刚好张雨檬端着一盆水出来,估计是刚洗个脸,打算倒洗脸水。

    张雨檬看到我先是一愣,随即说道:“莫小坤,今天班主任叫你去办公室怎么说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李小玲说我以后只要规矩一点,就既往不咎。”

    张雨檬诧异道:“她这么轻易就放过你?”

    我笑着说:“我跟她承认错误啊,我求她原谅我,以眼泪博取同情,最后我也没想到她竟然信了。”

    张雨檬说:“你就爱瞎说,她哪有那么好说话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真的啊。”说完张了张口,想要问张雨檬和陈天怎么样了,但最后还是忍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是我心中的一个痛,每每想到张雨檬被陈天强暴过,我就像是被刀子狠狠扎一样。

    哪怕是我现在和张雨檬已经分了手。

    有时候我很后悔,当天搞陈天下手轻了一点,没将陈天弄死,让他受到应有的惩罚。

    张雨檬点了点头,说:“我去倒水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嗯了一声,张雨檬就从我身边走过。

    我回头看着张雨檬的背影,心里极为矛盾。

    尽管理智告诉我,这个女人只会为我带来麻烦,而且她当天的话每一次回想起来,都伤一次我的心,可我有时候总是会忍不住产生一些奇怪的念头。

    为她找理由,为她开脱,她被陈天强暴,不是她自愿的,她也不想,她跟我分手,有可能只是觉得配不上我。

    很奇怪,时间越久,我越是矛盾。

    到了现在,就连我自己也分不清楚,到底真相是什么?

    有人说男人是贱人,总会想起前女友的好,而自动过滤了她的缺点,或许,我就是这样的贱人!“邻家妹子爱上我”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