邻家妹子爱上我 第七十一章 陈木生要讨公道
作者:黑岩不易86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6-02-10
    猛哥的话虽然不错,我们南门不会怕了西城,但是明枪易躲,暗箭难防啊,得提防西城的人玩阴谋诡计。

    我虽然很担心,但知道以飞哥和猛哥的性格,根本不可能劝得了他们,最后只得叹了一声气,希望后果不会太严重。

    这次两大社团的争斗闹的动静不小,已经惊动了条子,尤其是西城区分局,更是不得不出面出来协调,虽然南门和西城的势力都很大,可在条子面前还是得规矩一点,要不然吃亏的只会是自己。

    在我们这个城市,混的人占有很大的比例,差不多在十分之一左右,所以条子就算有心想管也管不下来,一般情况下只要闹得不是太离谱,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    这次出面协调的是西城分局的探长莫太平,这个人在西城也有很高的威望,尧哥和陈木生都得卖面子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我就和飞哥去见了尧哥,然后一起去凤翔酒楼和莫太平、陈木生兄弟见面。

    在到达凤翔酒楼的时候,西城的人已经都到了,一个个对我瞪眼睛,仿佛恨不得吃了我。

    这次的风波还是因为我而起,在西城那边,我已经被列为重点针对目标之一。

    尧哥看到西城的人瞪着我,还看了一眼我,见我没被吓住,微微拍了下我的肩膀,说:“待会儿进去你少说话。” ya

    “我知道,尧哥。”

    我恭敬地说。

    尧哥点了点头,随即从容自若地走在前面,带着我往里走去。

    跨过酒楼大门,就看到对面一张桌子上坐着一个条子,年龄约在五十岁左右,左边嘴角皱纹很深,显然这个人喜欢歪嘴说话,眼神也极为锐利,在我们踏进酒楼的一瞬间,目光便直往我射来,让我有一种心悸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身上的制服扣子解开,穿得并不是很周正,看来也并非那种墨守成规的条子。

    在那个条子左手边坐着一个人,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,正是这西城区混得最屌的两个大哥级别人物之一陈木生。

    在陈木生身后站着十多个人,陈天赫然在列。

    陈天一看到我,目中登时像是要喷出火一样,他抓到我本想还我三刀,可没想到我没被捅,反倒是他的两个得力马仔一个被扔下二中大桥,一个被围砍,心底肯定恨不得杀了我。

    我看过陈天的目光,忍不住冷笑一声,陈天又如何?有尧哥罩我,想搞我还没那么容易!

    对面的条子也看了我一眼,似乎他知道我,随即脸上迅速挤出一个笑容,扬手向尧哥打招呼:“尧哥来了,快过来坐。”笑起来的时候,嘴果然是歪的,给人一种很邪的感觉。

    尧哥也是笑着和条子打招呼:“莫探长,来晚了,没让您久等吧。”

    对面的人正是西城分局的探长莫太平,传闻他在考进警校之前,也是一个小混混,警校毕业后,凭借其雷霆手段,敢作敢为的作风,很快升职,直到现在坐上西城分局探长的位置。

    另外莫太平属于我们市警察局副局长李建林一系,与另外一个副局长顾小锋是两个不同派系,总局局长杨庆毅退休在即,一般来说下一任总局局长将会在李建林和顾小锋之间产生,二人也正因为这一个原因,一直明争暗斗,培养自己的势力。

    在我们市共有五大探长,分别坐镇东西南北中五个城区,每一个探长也即所在区域的最高负责人,只向局长以及分管他们的副局长负责。

    一番客套过后,莫探长就开始直奔主题,看了看坐在两边的陈木生和尧哥,笑着说:“大家都是老熟人,也就不说客套话了。二位最近闹的动静不小,李局长都亲自打电话来问了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,如果秉公办理,两位恐怕都得有麻烦。”

    尧哥和陈木生都是皱起了眉头,面对条子,谁也不可能不感到头疼,这莫探长坐镇西城区,他如想对付谁,只需要派手下的人随时去检查,就能搞得对方鸡犬不宁。

    尧哥略一沉吟,随即笑着说:“下面的人不懂事,给莫探长填麻烦了,我回头一定好好训训他们,让他们安分一点,决不让莫探长为难。”

    莫探长听到尧哥的话,感觉受用,点了点头,说:“陈尧,你做事一向有分寸,不过对手下可就松了一点,以后可得管好啊。”

    尧哥赔笑道:“是,是!莫探长教训得是,我以后一定约束好手下,绝不让他们给莫探长添麻烦。”

    莫探长点了点头,随即笑着看向陈木生,说:“生哥,你那儿怎么说?”

    陈木生皱眉道:“莫探长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莫探长笑道:“我的意思是你们两个握一个手,以往的事情一笔勾销,大家以后井水不犯河水,保持现状。”

    陈木生想了想,说:“莫探长,并不是我陈木生不给莫探长面子,本来莫探长说句话什么事都好说,可这次他们南门的人太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过分吗?”

    尧哥忍不住冷笑道。

    陈木生说:“还不过分?”

    尧哥说:“你们西城的人这段时间一直在观音庙菜市场生事,我还没提,你竟然说我们南门过分?”

    陈木生冷笑道:“菜市场本来就是我西城的地方,是你们南门强占了过去,我们只是想要回自己的地盘,有什么不对?”

    尧哥听到陈木生的话冷笑了三声,说道:“菜市场一直是我们南门在管,什么时候变成你们西城的了?”

    陈木生说:“尧哥,你太健忘了吧,难道忘记当年西城区都是谁的地方?”

    西城的发源地便在西城区,当年由西城区起家,逐渐发展壮大,其历史可追溯到尧哥还没出名之前。

    所以如果按照陈木生的话来说,整个西城区都是西城的地盘。

    尧哥听到陈木生的话,忍不住冷笑道:“照这么说,我陈尧是不是要退出西城区,将所有地方让给你们?”

    陈木生说:“西城区本就是我西城的地方,也没什么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放屁!”

    飞哥在旁听到陈木生的话,忍不住暴喝出来。

    陈木生斜眼看向飞哥,冷笑道:“陈尧,你的人看来真得教教了,没规没据,要换成我的人,我他么早打死他了。”说完忽然站起来,转身就是一耳光往身后一个小弟的脸掴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那个陈木生的小弟挨了一耳光,脸上登时印上了一个鲜红的巴掌印,脸本能地歪倒一边,可随后又凑到陈木生的手巴掌前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!”

    陈木生一耳光一耳光的打,那个小弟挨一耳光,脸歪到一边,随后又迅速凑回到陈木生的巴掌前,嘴角很快就流血了,可硬是不敢躲避陈木生的耳光。

    陈木生打了十多耳光,随即才回过头来,说:“这才叫规矩,这才叫教小弟,陈尧,我要是你,没脸再混下去。”

    飞哥上前一步,正想说话,尧哥举起手,示意飞哥别说话,随即斜眼看着陈木生冷笑道:“生哥好威风,好会教小弟,佩服,佩服!不过我陈尧怎么教手下的人,不用你生哥来教吧。”

    莫探长插话道:“二位,话也别扯远了,以前的事情拿到现在来说,怎么扯都扯不清楚。生哥,现在菜市场是南门在管,给我一个面子,咱们暂时不变好吗?”

    以莫探长的身份地位,这样的语气和陈木生说话,已是给足了陈木生面子。

    陈木生就算再狂,听到莫探长的话,还是强忍了下来,说道:“莫探长说话了,我没有什么意见。不过,莫探长,另外一件事情你可得为我主持一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莫探长问:“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陈木生看向我,冷冷地说:“他南门的人洗了我的场子,还带人搞了我的人,这事不给我一个交代不行。”

    陈木生说着的时候,目光移到我身上。

    这次的风波全因我洗西城的场子而起,我所依仗的是陈木生和陈天两兄弟,手里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。

    尧哥冷笑一声,说道:“饭可以乱吃,话却不能乱说。生哥这么说可有证据,我的人洗了你的场子?什么人洗的?人证物证有没有?说起来我还要请莫探长主持公道呢,你陈木生不满足现状,想要吞并我南门的地盘,找个借口开战以为我陈尧会怕了吗?呵呵,陈木生,我告诉你,我南门的人不惹事,但也从不怕事!”

    莫探长笑道:“是啊,生哥,你这么说有什么证据没有?”

    陈木生冷笑道:“事情已经显而易见,还用得着证据吗?”

    听到陈木生的话,尧哥笑了起来,说道:“没有证据,空口说话我也会,假如哪一天我想搞你陈木生的人,也说你的人洗了我的场子又会怎么样?”

    陈木生冷笑道:“好,既然你非要证据,那我就给你证据。”说完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,在电话通了后,说:“将他带进来。”说完便挂断电话,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笑着说:“陈尧,我今天让你心服口服,你等着。”

    我看到陈木生的表情心中沉吟,看陈木生的样子好像很有把握,他难道真的找到了什么证据?

    尧哥则是一副镇定从容的样子,笑着说:“好,我等着呢,看你能拿出什么证据来。”

    在酒楼里等了一会儿,门口方向就传来一个人的声音:“生哥,人带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回头往门口看去,只见两个陈木生的小弟挟持着一个女人跨进大门来,一看到这个女人,我整个人都呆了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李小玲,李小玲在他们手上?难道李小玲卖了我,将我洗劫西城的场子的事情说了?“邻家妹子爱上我”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