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夫太难缠 第一百一十二章 哪门子的好消息
作者:云中飞燕的小说      更新:2017-01-07
    安然接起电话,电话对面传来老者苍老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小姑娘,你太过分了,竟然让阮惊云到处找我,看来我不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厉害,你是不知道我是什么人了?”

    “我并没有做什么,是阮惊云自己去找你的,你们来找我的时候,他发现了,这也是你们的错,不能全都怪罪在我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哼!你说什么都好,我先让你看看我的厉害再说,免得你不听我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乱来,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。”安然忙着说,她担心奶奶。

    电话对面迟疑了一瞬,而后电话里说道:“既然你这么配合,那好,你先证明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证明?”

    “用你的手机,打电话给景云哲,要他出来接你,我们会暗中监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。”

    安然答应下来,对面把手机挂断,安然坐在一边发呆了,打了个电话给景云哲。

    景云哲来的时候安然正站在外面,披着一件衣服对着天空看。

    听见车子停下来的声音,安然朝着那边看去。

    景云哲没下车,安然走过去低头看着车子里面。

    车窗降下来,安然问:“你能带我去兜兜风么?”

    这里有,安然想了半个多小时才想到的。

    景云哲推开车门:“上来。”

    安然躲开了一些,跟着去了车上坐着。

    “走吧,绕着护城河转一会。”景云哲靠在一边,眼神注视着车子外面,若有所思着什么。

    车里很宽敞,但安然始终靠在一边坐着,没说话,也没有什么情绪,景云哲他们中间,能坐下两个人不止。

    司机绕着护城河一圈一圈的转,景云哲没问过为什么打电话出来转圈,安然也没说为什么约他出来。

    几圈下来,景云哲说道:“送安小姐回去。”

    司机在后视镜里看了一眼景云哲,马上把安然送了回去。

    到了地方,安然从车上下来,转身看着景云哲:“谢谢你带我去兜风。”

    景云哲脸别向另外一边的车窗那边,他没看安然,只是说:“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安然没说什么,转身回了房子那边。

    司机下车推上车门,转身去到前面,开车离开了。

    安然回到房子下面,站在那里站了一会,凌晨两点钟,天空繁星点点,拼命闪烁,安然看看才回去休息。

    听见开门,踏雪起身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房间里开着灯,安然进门看见踏雪醒了并不在意,她和踏雪睡在一起,有什么事情踏雪肯定知道。

    开始踏雪一定以为她睡不着出去了,看她没什么事情没有出去,再出去的时候人不见了,踏雪才有些担心了。

    “你去哪里了?”踏雪起身从床上下来,安然摇了摇头:“没什么事,我出去看看星星,看的忘记了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我还说谎,你明明就是和景云哲出去了,安然,你不会是真的喜欢景云哲?”踏雪一脸焦急,这要是让大少爷知道了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“别胡说了,我连阮惊云都不喜欢,怎么会喜欢景云哲呢?”安然脱了外套过去躺着,踏雪的目光落在安然身上:“总觉得你的心思很多,大少爷迟早会在你身上吃亏,安然,你答应我,不要伤害大少爷,这次的事情我就不和大少爷说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答应你。”安然躺在踏雪身边,扯了扯被子。

    踏雪看着她:“安然,你不会骗我吧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那么狡诈的人。”安然闭上眼睛,其他的已经不想说了,再不睡觉,真的没有办法再睡了。

    安然很快就睡着了,踏雪反倒翻来覆去的都睡不着。

    不告诉大少爷踏雪的心里不踏实,告诉大少爷又觉得对不起安然,毕竟他们现在是朋友,很多次安然都奋不顾身的救她。

    天亮了,踏雪终于忍不住睡觉去了,安然早上早早起来准备饭菜,刚刚去了厨房就接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仍旧是那个车子里面的人打来了,安然正在看着粥。

    “小姑娘,昨天晚上你表现的很好,今天起你要想办法让景云哲和阮惊云争斗,斗的越狠越好,最好是两败俱伤,那样你的任务就完成了,你奶奶你也可以放心了。”电话挂断安然去做饭,对于这件事情她不能表现出来吧。

    早饭做好安然她们还不等吃饭,门口停了一辆车子,安然去看,是景云端兄妹从车上下来了,还带了很多的水果过来。

    景云端走在前面,景云哲跟在后面,他们身后跟着下车帮忙提水果的司机。

    “安小姐。”司机走到安然面前,把手里的水果先是交给安然,随后转身回去。

    安然提着水果,目光注视着对面的景云哲兄妹:“这么早?”

    “我们还没有吃饭,特意过来吃饭的。”景云端毫不客气,迈步朝着安然家的房子那边走,景云哲站在后面,一身英俊潇洒引得周围很多人都在看。

    安然想了半天,才说: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安然的想法很简单,来都来了,不能轰出去。

    跟着进去,安然又添置了两幅碗筷,早饭也就开始了。

    “好吃。”一边吃景云端一边捧着碗说,老太太坐在主位上面,注视着眼前的景云端,这孩子怎么跟很多天没吃饭了一样?

    景云哲倒是很优雅的吃着一碗粥,老太太看了景云哲一眼。

    这孩子目的怕是也不纯粹,单单他看安然的眼神都看的出来。

    吃过饭老太太就回屋子里面去了,躺了两天的无痕终于没什么事情了,景云端就是好奇,站在无痕面前问:“你叫无痕?”

    无痕没回答,脸上没有表情。

    对面景云哲丝毫不介意妹妹的问题,景云端绕着无痕一圈:“你是踏雪的哥哥?”

    无痕还是不说话,景云端满脸奇怪:“踏雪不是孤儿么?”

    无痕还是不说话,景云端恍然大悟:“原来是个哑巴。”

    无痕的脸上骤然浮现一抹奇怪之色,最终又很快消失了。

    此时踏雪把景云端拉了出去:“别问了,我也没问过你哥的事情,你们不去上课了?”

    “不去了,告诉你个好消息,我也请假了,我和大哥留下来陪你们。”景云端说的一脸高兴,踏雪那脸色难看到极致,这算是哪门子的好消息?